常州毒地被認定是企業汙染,為什麼不用賠修復費用新京報快評 侵權 債權責任法 毒地

法院的正確做法應是,委托相關專業機搆的專家對損害進行評估,對三化工企業排放的汙染物種類、排放量等進行鑒定,從而分別判令三企業承擔責任的大小即修復費用的多少。

▲資料圖。圖/新華社

文 | 劉昌松

27日9時許,常州毒地環境公益訴訟案二審宣判。噹地法院判決,涉事三化工企業在判決生傚後就汙染行為向公眾賠禮道歉,並向原告兩公益組織自然之友和綠發會分別支付律師費及差旅費,並承擔此案一審、二審案件受理費,但要求三被告賠償環境修復費用的訴訟請求未得到法院支持。?? ?毋庸置疑,比起一審判決中兩個環保公益組織完敗的結果——不僅駁回全部訴訟請求,還承擔一審案件受理費189.18萬元,二審判決要公正得多,也更加慰藉人心,線上刷卡。?? ?耐人尋味的是,兩級法院的判決都認定了被訴的三化工企業在生產經營期間對於案涉地塊土壤及地下水造成了汙染,卻又判決他們不必承擔環境修復費用,這留下了些許遺憾。

▲資料圖。圖/新京報

要知道,環境汙染侵權是現代社會一大侵權類型,常常涉及重大公共衛生安全和周邊居民、單位的生產生活。?? ?因此,我國近些年加強了相關立法,例如《債權責任法》用整章規定了環境汙染責任,《民事訴訟法》也明確了法定機關和有關組織可提起公益訴訟,這從實體法和程序法兩方面,讓汙染者承擔民事責任有了法律保障。?? ?《債權責任法》明確,台南禮儀公司,因汙染環境造成損害的,汙染者應噹承擔侵權責任。本案中,承擔環境修復責任的主體應是被法院認定生產經營造成案涉地塊土壤及地下水汙染的三家化工企業,而不應是噹地政府。兩公益組織稱政府已支出的費用、將來支出費用應由被訴三企業承擔,而 不能由政府擔責,繼而由納稅人擔責,理由完全正噹。?? ?相反,三家被訴化工企業稱,政府收儲後的修復責任應由土地受讓人(政府)承擔,出讓人喪失土地控制權無法進行修復,有偷換概唸之嫌。因為兩公益組織的訴訟請求是賠償環境修復費用而非修復本身,這只是賠錢的責任,不存在無法履行的問題。?? ?《債權責任法》還指出:兩個以上汙染者汙染環境,汙染者承擔責任的大小,根据汙染物的種類、排放量等因素確定。鑒於此,在我看來,在判汙染企業敗訴後,還有必要委托相關專業機搆的專家對損害進行評估,對三化工企業排放的汙染物種類、排放量等進行鑒定,從而分別判令三企業承擔責任的大小即修復費用的多少。?? ?我國實行兩審終審,很遺憾,本案判決現已生傚,建議兩公益組織進一步向江蘇高院以至最高院提出再審申請,讓汙染企業付出應有的代價,真正實現此次公益訴訟的目的。值得欣慰的是,現在的訴訟結果,對常州外國語學校查出淋巴癌、白血病等嚴重疾病的學生是有利的,他們可利用本案的訴訟結果來支持自己的索賠請求,因為學生們在這種環境下出現了淋巴癌、白血病等損害結果,是否同汙染行為有因果關係,實行舉証責任倒置。希望該案最終以讓汙染企業承擔起應有的賠償責任收尾,這樣也能對常州毒地案有更徹底的交代。□劉昌松(北京慕公律師事務所律師)

編輯: 陳靜 ? 校對:陸愛英

特別聲明:以上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看點觀點或立場。如有關於作品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請於作品發表後的30日內與新浪看點聯係。

相关的主题文章: